郑所谓

所谓「十大暴力城市」

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都市传说,这也是百姓最津津乐道的一味下酒菜,每每说起这些故事,都会是唾沫与酒杯的一场激烈碰撞。有一个话茬过去十年常常被提及,并且很多时候被作为一个城市的名片,甚至有时还被老百姓视为是城市骄傲的——「中国十大暴力城市」

有关暴力犯罪的故事,情节发展非常曲折,且人物关系错综复杂,男女老少和士农工商都可能成为主角,往往让其展开结果令人哗然咋舌。这便提供了人们在生活之余,最为津津乐道的谈资。这些三教九流的市井元素是社会人文中重要的一环,就普罗大众而言,在对话中活色生香的暴力事件及施暴参与者,则成为了他们城市记忆中最为精彩的部分。

我是四川资阳人,任何一个资阳人的记忆中,都从根底里埋植着,四川资阳是全国十大暴力城市之一的城市形象认知。以及那句广为传颂的,「三天不杀人,不是资阳人」。但当去的地方越来越多,几乎在每个城市都能听到有人说,自己的城市正是那全国十大之一。于是在这个榜单中除了资阳,其中还不乏南充、内江、巴中、遂宁、宜宾、泸州、广安、德阳。

纠其真伪,这个排行没有一处出自官方,但能查到与之贴近的公开资料。以 2004 年暴力犯罪案件数量从多到少,

广西柳州市
甘肃兰州市
深圳市
湖南长沙市
哈尔滨市
重庆市
北京市
广东广州市
广西南宁市
四川南充市

而这是网络上最常见的全国十大暴力城市榜单,

河北石家庄
四川南充
四川内江
四川资阳
河南安阳
河南郑州
湖南邵阳
广西南宁
广东东莞
安徽淮南

按照这份名录,确有三个四川城市上榜:南充、内江、资阳。但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数据支撑,也没有任何权威发布渠道为之佐证。其真实性显然不具有说服力,就算是制造传说,也是要讲基本法的。

暴力犯罪,是指用暴力手段或暴力威胁,以特定的人或物为侵害对象,蓄意危害他人人生财产和社会安全的犯罪行为。包括,抢劫、强奸、绑架、寻衅滋事、故意杀人放火等行为恶劣的暴力犯罪。犯罪率是指一定时空内,每十万人的刑事案件发生数。

关于暴力犯罪事件,新闻媒体或报刊杂志的记录往往选择性客观,报道在于给予民众以知晓,给予潜在犯罪者以震慑为主,详实具体的罪案数据则无统计数据。官方年鉴手册中,公安统计数据也没有经济犯罪、暴力犯罪等的子目录细分项。从另一个角度分析,则以年度全省各地区查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破案数为对比:

2004 年,在全省 17 个地级市(除去成都)三个自治州中,治安案件官方记录在案数最多的五个城市或地区是

绵阳 26815
达州 16709
广元 15502
凉山州 12881
乐山 12674

刑事案件破案数最多的五个城市是

绵阳 8445
德阳 6489
泸州 4814
内江 4419
遂宁 3993

以上数据来自四川省统计局编写的《2005年四川统计年鉴》,所列数据详实,省统计局 2005 年才将刑事治安数据列入社会数据统计项。依照这项数据,坊间流传版本中三个上榜的四川城市,不论从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,连在省内都排不上前三,何谈全国前十,是年这三个城市记录在案的数据为,

南充 12196 / 2451
内江 11244 / 4419
资阳 12474 / 3296

然而,用更讲究的一点数据来看,参照所能查阅最近的《2014年四川统计年鉴》数据。我们假设每一宗刑事治安案件都是一人所为,那么用

(治安案件在案数+刑事案件破获数)/ 年末户籍总人口

得出数据再乘以一万,得出「Violence Index」,称为 VI 指数。是年 VI 指数最高的五个城市为:

眉山(18173+3496)/ 352.2 万 → VI 61.5
宜宾(25779+7094)/ 550.4 万 → VI 59.7
广安(20057+6807)/ 470.4 万 → VI 57.1
德阳(13251+7135)/ 392.0 万 → VI 52.0
绵阳(16289+11197)/ 547.4 万 → VI 50.2

由四川城市加以分析,这份十大暴力城市榜单早已不攻自破。经济发展的高低快慢,是影响犯罪的最根本社会因素。不论两者是否正负相关,人均生产值、城镇人口率、平均工资值、家庭恩格尔系数等,都影响着犯罪率的变化。

对暴力的崇尚,已随着物质精神文化一层层的迭代提升而消逝。川渝二地百姓的根性,是由江河码头孕育的「袍哥文化」,给这一方人赋予了与生俱来的豪迈耿直气息。但暴戾之气,绝不存在于祖师爷留下的话训中,而「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」,才是川渝汉子走南闯北肩上扛着的金字招牌。

非暴力是一种强大的武器,事实上,它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武器,它使得变革没有伤害,也让使用他的人变得高尚。
马丁·路德·金 《追求和平与正义》(19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