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谈一谈当下的婚礼

在婚礼这行混饭吃也有一段日子了,所主持的六成乃至更多的婚礼,却并不值得我去回忆。严格得说,婚礼就是一场演出,应从其基本组成进行分析,演员和观众、布场和道具、灯光和音响、剧本和内容等。

绝大多数人对待婚礼的态度,恐怕是主要是心安理得的收大红包,这是一次挣钱的团聚。这部分人认为婚礼一定要做,不用做得多惊艳,但一定要过得去,场面得撑起来。

相比一生一次的仪式,面子更重要一些。能请来谁,多少个谁;能收多少钱,男方收多少,女方收多少;能去几个星的场地,摆几十桌,这些才是最需要花心思的问题。

一场婚礼的绝对主角,是新郎和新娘。他们出演了几乎所有的戏份,这场演出风格如何选取、服饰如何统一、影音舞美如何调配,所有决策都直接和新人自己的想法划等号。

将这些想法展开来说,无非是自身的统筹规划力、想象力和审美鉴赏力。有想法的人,大多不需要婚礼经纪人的夸夸其谈,也不需要司仪在统揽上指手画脚。他们早就在心中画好蓝图,应该如何亲手去执导和演绎前半生最重要的仪式。

也有另一种的新人,他们并无太精妙的想法,但他们有把自己婚礼办到无限接近「好」的心。当婚礼执行者提出了方案,他们会认真甄选每一首曲目,计较每个环节的配色,数次沟通流程安排是否合理。对婚礼执行者来说,倘若能遇到这种新人,配合起来岂止是得心应手。

五六位数的婚礼自然能成为典范,但真正维持这个行当正常运转的,则是普通人最平凡的喜事。如若对比一下近年的婚礼不难发现,俗不可耐的形式变少了,敢玩敢创新的桥段越来越多了。

原因有两方面。一是这些年市场更加活跃,婚庆从业者自身竞争也更为激烈,这让好的产品能成为更多普通人的选择。二是百姓消费能力和生活质量在提升,获取信息的渠道也更宽广,鉴赏品味也不知不觉上了一阶。

但不论是买方还是卖方,关于「优美」的评判标准依然不高,所以仍有诸多粗制滥造的婚礼小作坊能够活下来,大有人花钱雇他们做出令人尴尬的婚礼。


婚庆是一个准入程度很低的行业,除了老板和自家的销售人员,其余一切配置都可以租借,而且一次硬性投入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叠加换取长线收益。如搭建舞台的金属框架、各类大小灯具、各类塑料或布艺道具、舞美音响,无一不是可重复使用若干次的硬件设备。这对初入行者来说,相较其他生意,负担并不太重。

同时,办喜事作为最世俗的传统,是一个几乎不受环境和时空影响,百姓的刚需。毕竟花几千上万块办一场婚礼,就可收取好几倍的礼金,这样喜上加喜的事,一生就等这一次。所以这个市场绝不缺生意,因此也就涌进了越来越多的从业者,懂行的不懂行的,做大了开分店的,依靠两场模板就空手套白狼的。

他们有的努力维持着经营,有的在摸索中找到自己的套路,也有的频频喜获好口碑。这个池子太大太深,婚庆从业者自身素质参差不齐,钱赚多赚少都会有人满足。但却鲜有独树一帜的反叛者,能打破陈规,更别说重制行业规则,带领行业做出大突破了。

这行普遍的现象是,一套东西,被翻来覆去的用,或原封不动的抄。一套抄不动了,就多拿几套,打散揉碎了再继续推出来,美其名曰创新。能制定行业规则的人,除了手握决定性的资源,还需要大量的考证、思考、提炼、总结,甚至还要从传统民俗中得到启发。不拒绝有建设性的借鉴,但杜绝不假思索的抄袭。


对于一场婚礼,应当从如何做好一出秀开始,着眼于每一个环节,试着用更高的审美去度量。适当摸索时尚杂志的色彩配搭,向电视媒体的舞美设计取经。大家都适当把眼界放高,急功近利的小作坊自然会被淘汰掉。

然而,这事的决定因素终究在新人自身,任何环节得需雇主点头。行业里很多朋友都遇到过,婚礼现场的布置,强行被新人要求改得俗不可耐。我一直秉承这样的观点:

一场婚礼三个组成部分的重要程度,新人占50%,婚庆40%,司仪10%。

新人对自己婚礼的构思和想法,是绝对的基础;当新人拿不定主意时,婚庆方提供一套成熟的方案,并以最佳的方式呈现,重要程度次之;而司仪,只是将所有既定的环节,用富含个人风格的语言串联起来。

作为婚礼司仪,我深谙这个道理,司仪虽然是所有婚礼环节中最抛头露面的,但司仪只会让一场优秀的婚礼更加优秀,若本就是一场漏洞百出的婚礼,强行加码只会让尴尬更可笑。


前文所说的「另一种新人」,提炼出来就是「用心」二字,对自己的婚礼灌注热情,投入心血。我向来对新人都说,千万不要过分考虑亲朋好友的看法,你的婚礼感动自己最重要。用心去回想你和爱人经历的时光,只要肯挖掘,满脑子都是故事。再从这些回忆入手,勾勒一个有故事的婚礼场景。哪怕这个场景再幼稚可笑,都可以被婚礼执行者加工成最独一无二的。

其次,如若有精力,投身到每一个选材细节,有预算就讲求物料品质;预算不足,就依靠校对摆放位置、灯光投射、色彩搭配等以最佳呈现。此外,和婚礼执行人员尽量沟通,像评委老师一样去审他们提供的音乐、安排的环节等,从质疑开始,以共识结束。

诸如此类,事无巨细还有很多,虽然很繁琐,但当你把自己的要求提起来,每个环节都能来带蝴蝶效应。婚礼不出意外一生就这一次,不要觉得费事儿,至少还有礼钱可收,有的赚也能让你开心。

还有,处理好「六个人」之间的关系,你和爱人还有双方父母。有太多在舞台上都板着脸的父母和子女,我就遇到过有的妈妈当面就板着脸,背过来对我说这个女婿实在不靠谱,这婚结的窝囊。像这样的家庭内部矛盾,天老爷都帮不了。

我在这个行业里混饭吃,希望它变得更好,也希望所有人的婚礼能做到曾梦过的样子,至少此后能够笑着去回忆它。相信大多数从业人员和我一样,做一场婚礼会对雇主负责,若能遇到用心的新人,也愿意多和他们聊聊,听听他们普通又特别的故事,还会给他们提供点套路之外的思路。

我不会记住任何一场随随便便的婚礼,也不会为一场尴尬带笑的婚礼而感动。但我敬佩对自己婚礼用心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