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看完《驴得水》

今年快要完了,庆幸有一部《驴得水》让我觉得内地电影是值得票价的。

片中最让人记住的是「张一曼」这个角色,不论是角色性格还是她最擅长的「睡服」,都会让坐在电影院里的人产生诸多情绪。影片以民国时期为背景,一曼的一切都无比贴合那个时代,她的个人作风和言谈举止,都像极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那些追求自主的女性。

她们拒绝封建礼教的束缚,敢爱敢恨,敢于追求情感和人性的解放。同时,这群女性接受着高等教育,她们在各个领域都争取着和男人同说一话的权利。她们在骨子里为女性权利发声,包括性解放。

然而在这一点上,千百年过去了,中国的男人始终禁锢在牢里。鱼水欢愉,男性可如攻城拔宅一样自豪,而女性只会被永久得钉在耻辱柱上。周遭口传的故事中,不乏此例,她们换过数位渣男恋人,经历过不止一次充满背叛的婚姻,或者游历五湖四海,只为感受不同文化下的浪漫。

旁人或认为这样的女人不行,她们就应该一辈子守着一个男人,否则,批判一句「不守妇道」便成了做了身为女性最大的恶。即便凭着自己的勇敢甩掉了枷锁,但摆脱不了的,是最为恶毒到极致的流言蜚语。

阮玲玉,民国四大美女之一,代表着中国电影萌芽默片时期最高表演水平。美国CNN评选其为“史上最伟大二十五位亚洲演员”之一,她被誉为「中国的英格丽·褒曼」。

阮玲玉塑造了无数经典的女性形象,至今仍有她近九十年前所演的数部影片被永久拷贝。她一生中经历过三段感情,也正是三段感情直接导致她香消玉殒。第一位是年幼时随母作佣的张家四公子,但张公子玩世不恭性情乖张,阮玲玉在他身上浪费了十年青春;第二个男人是做茶叶生意的东南亚富商唐季珊,这位成熟又懂女人的中年男性,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毒药,但因张四公子的不断纠缠,这段感情也在唐生的背叛中无疾而终;最后一位是中国电影的宗师蔡楚生,他是阮玲玉在最生命最后阶段抓住的救命稻草。在与三个男人的情感纠葛下,又遭受着小报记者的攻击。1935年3月8日,阮玲玉在家中自尽,留下了那句让世人扼腕的

「人言可畏」

反观影片中的张一曼,性格直率,还有什么比一个看着被捧到空中漫天飞舞的大蒜皮,认为那是洁白雪花的姑娘更单纯可爱呢。她敢毫不避讳得在闲聊说出裴魁山是发挥失常秒射了,因为她认为这是对友人善意的讥讽,同时她也敢于在同事面前承认和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。同样,她演敢于面对以前在城里发生过关系的每一个男性,因为他们或有誓言或有愉快的过往。这些男人却没一个敢面对她,只说张一曼是公共厕所。

片中在学校面临危机时,她勇敢站出来,也是唯一一个女职工。剧组对其名字的设想,大概也参照了一位同样勇敢无畏的革命年女志士,赵一曼(虽然二者在生活作风上丝毫不相关)。正是在影片角色的对比中,凸显出女性勇敢表达女权,虽然最后张一曼同样是悲剧结尾,但那无疑是角色和全片的升华,影院观众纷纷潸然泪下。

本片的另一位导演和编剧也正是女性,不难看出其在角色和故事上的用意。每一位女性都值得尊重,对她们保持偏见的流言蜚语无疑只是谬语笑谈,居高临下秉着男权对之肆意侮辱的,则更是懦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