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由丑陋的裸贷肉体想到

这两天「裸条裸贷」事件又开始在互联网发酵,事件就像大姨妈一样,每当舆论风波稍稍退却,下一个浪潮准时到来。这次的话题是网络流传多达10G的照片和视频,昨日的百度云盘发出公告,全面封杀这两个夹带着无知少女胴体的压缩文件包。

而其他的声音,除了网媒发声讨伐事件沦丧了道德,热心网友卧底裸贷群揭秘利益链条,尚无官方渠道对此事有彻查的态度。到目前为止,且只有一个事件中的安徽女生出走数日被报道,就再无其他官方消息。对比起今夏全社会对电信诈骗的大清洗,裸贷的待遇要好过很多。

然而,相较电信诈骗中几位殒命的学生,裸贷受害女生似乎无法让人施予更多的同情,说到底这就是作茧自缚。受害者的借贷金额多在几千元,鲜有超过万元的个例,大抵就是一部新款 iPhone 售价的数目。满足某种欲念是借钱的初衷,相较开口向家里要,抑或打零工省吃俭用,拍张照就有钱还是显得更容易。

粗略浏览了压缩包里的内容,那些胴体大多让人不举。这些年轻姑娘大多来自农村,样貌甚至很难说得上中看。也不难理解,在这个当下,但凡一个稍有姿色或稍具生活水平的女大学生,也不会为了几千块给陌生人拍裸照,何况还是高利。

我不禁联想,女孩可以凭借裸照换来钱,而男孩脱掉衣服却一毛不文。回顾当代生活中,女性的胴体向来都比男性更值钱。在「色情」这个文化商品上,主题词无论主动或被动都离不开女性。

女性主义向来对色情大力鞭笞,视色情为对于女性的迫害、歧视和玷污。更主流的女性主义观点则认为,在性方面,男人天生是具有侵略性和支配性的,而女人天生是被动而顺从。在与情色有关的事物、文化中,女性是被物化为能够刺激男性感官的对象、东西或商品。

当代著名的女性主义电影评论家劳拉穆尔维,提出「男性凝视」(male gaze)的概念,审视典型的好莱坞电影,也是将色情视为对女性的荼毒,认为女性是被观看被控制的对象。而男性则透过一种「窥淫」(scopophilia)的方式,从观看中得到快感。

其实不难发现,趋势个人不断去得到去争取的,不是高歌猛进的口号,而是与生俱来的欲望。若生意人不贪,则难以建造一个商业帝国;若艺术家个个都是刚直正派的铁面郎君,也不可能催生婉转浪漫的作品。情色,或者是欲望,从不应该被人们污名下去。

我并非怀揣着慈悲之心来看待,因为自泄漏出第一批裸贷照片时,我就已经将她们一一审阅,我好色也更好奇。倒是这些姑娘更令人唏嘘,虽然她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但在每一个阴暗的网络角落里,她们就是许多人窥淫取悦的对象。

这此类事件难就难在,这是实实在在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与其摊平了去剖析,不如让她们在下一个魔幻现实的剧本到来后,被人们永远得遗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