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愿往生的朋友安息

今天得知朋友「灰灰」于凌晨睡眠中心脏骤停逝世,她才二十多岁,刚与男友完婚不久。天妒佳人,倍感惋惜。

我和灰灰认识在几年前,那时和她常在微博里互动,觉得她三观颇正,长得也很可爱。我乐意看她发表意见,因为相较同龄女生,她有着相当见地的独立思考。那时候我们共同的朋友十一和男友偶尔会闹矛盾,我与灰灰也会像娘家人一样,一起数落十一那个不懂事的男友。

和她唯见过一面是在一四年夏,那时我供职于青城山一家酒店,她和父母常来山里消夏度假。那次她住在另一间酒店,我骑着摩托车去接她,要请她过来喝茶聊天,便有幸见到她的父母。父母年纪很大,爱女大概是老来得子,而今白发送黑发,想到这里我也不免感到伤心。那天下午,我诚恳得对灰灰父亲说,一会儿我会亲自把她送回来。

灰灰比我年长一两岁,生着一副娃娃脸,是个健谈的姑娘。初次见面少不了无话可说的尴尬,好在我随身带着一本书,三岛由纪夫的《金阁寺》。于是我们的话题转到了日本文学,她也是爱书之人,我们把村上春树和东野圭吾们聊了个遍。灰灰说还没看过《金阁寺》,我便将此书借给她,说下次我到成都来,你再还给我。

而今这本《金阁寺》仍在她手中,此后每次想起日本文学,想起知名的日本作家,想起三岛由纪夫,想起他的代表作——得知了她辞世的噩耗——我便会纪念这个姑娘。然而此书我并未读完,我会再购买一本,逐字逐句阅读,希望这本书讲了一个好故事,为我和这位朋友仅有的交集,寄去哀思。

多出门走走,一周参加一次体育锻炼,把砸在夜店里的钱砸向健身房。膳食平衡,火锅、串串、烧烤适可而止,把清淡的粗纤维适当取代油腻辛辣。胸怀豁达,心情畅快,任何魂牵梦绕都敌不过适当放下。

这些都是让人耳朵听起茧的唠叨话,说给周遭的朋友听,也说给自己听。希望我的朋友们不要这么年轻就肤颜不在,让身体在忙碌的生活中苟延残喘。

也希望灰灰在天堂已经得到永恒、光明、快乐的存在,愿你在那里仍能感受所有认识你的人,对你无限的追念和爱。

Rest in Peac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