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油腻

这两天网络上对中年男人的「油腻」讨伐的非常厉害,我认为这种油腻就是「三粗」,粗糙、粗俗、粗鄙。体貌衣着的粗糙,言语思想的粗俗,眼光视界的粗鄙。这种油腻岂止只是中年男人,我身边这样的油腻年轻人,同样比比皆是。

中国的社会文化传统,向来讲求上行下效。在这个集体里面,大家最好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最好言行举止也要一样。不论良好的品性或是陋习,就都有了传承,而且有时陋习还会成为一种榜样的标志,学习了还光荣了。因为许多人认为只要是来自集体上层的就是好的,至少是学习后能够寻到集体认同感的。在这个集体里,个人崇拜或集体崇拜,成为人们相当高的一段自我认可,进而会成为一个阶段性的人生目标。

中年男人的社会普遍身份中最重要的有二,「领导」和「父亲」。对领导的模仿和树标,是每一个普通年轻分子潜移默化的认识,当个人崇拜情绪掺入其中后,领导的屁就都是香的。并非每个普通年轻分子都会崇拜领导,但接受领导提拔的,往往是崇拜者。于是在崇拜者眼中,领导的污言秽语成了直言不讳,满脸横肉成了官相,肥大的肚皮成了官肚,甚至贪淫好色也从食色性也提炼为英雄配美人。在这种潜移默化中,恶习便成为代代相传约定俗成的一种规矩。这是油腻年轻人的一种成因。

领导不仅是职场上的领导,也是生活、生意和社交中的前辈。前辈大抵是成功者,成功者是少数,而细腻有数的成功者更是少数。所谈论的群体,要将他们与中国少部分高素质和学识的人群分开,谈论的是社会中存在最广的群体。代代相传的约定俗成,在树立更为成熟人生观的年轻人群体中,成为了唯一的标准,因为要想最快的成功,就是成为前辈那样的人。变得市井市侩,因为社会气息浓厚一点,与三教九流打交道会更容易些。变得狠毒狡诈,因为想从一个阶层跳到另一个阶层,脚下不免会踩着茔野白骨。这正是最广泛的群体中,混出头那帮中年人身上的显著特征。

也许有人会说,这就是现实社会,别活得太理想化了。即便再好的社会生活,人性的善与恶自然也需要洞悉,当然存在欺诈和狡邪,但绝不是将低俗和丑恶摆上台面成为一种标签。

而父亲,作为社会生活中最小的集体单位,家庭中的绝对核心,也是这个集体中的「领导」形象。有其父必有其子,父亲是一个儿子一生第一个男人形象的榜样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。一个油腻的父亲,往往也有一群油腻的朋友,因此这又会成为一个环环相扣的恶性循环。再者,对权力的畏惧是这个群体共同的胆怯,在大集体中畏惧领导,在小集体中畏惧父权。因此,顺从的儿子变成和父亲的一样的人,只有少数叛逆的坏儿子,变成了自己想成为的人。这是油腻年轻人的另一种成因。

变得油腻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即是跟着别人走路,学着别人活。为什么要盘大手串,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几颗什么珠子是很么寓意,什么珠子产地在哪里什么叫好品相,只因为前辈们都盘着。在集体里很难容下不一样的声音,异议和异见是集体最敏感而排斥的东西,最好是与别人都一样。稍微有一点苗头冒出来,便用各种传统的说辞全盘掐掉,这是所说集体的规则,职场的规则,社会的规则。

而且你会发现,往往只有油腻的中年男人和年轻男人,却没有「油腻的中年妇女」。中国油腻的中年妇女可以说是极少的,在国外很容易看到那种酷毙了的大妈,正面能文能武通晓世事,背面抽烟喝酒戏说年轻人。还是同样的道理,中国的妇女向来只有两个人生信条和做人准则,「相夫」和「教子」,这是千百年的道德礼教告诉她们的。当步入中年离退了工作后,她们自己的人生基本就宣告要结束一阵子了,而没有工作的那一批更为传统的妇女,她们人生的结束时间会更早。没有自己的人生,又怎能油得发腻呢。

结束了自己人生的妇女,全部的期待和精力都放在了子女身上,她们迫切得希望子女结婚生子,赶紧造出小宝宝。当妇女的身份升级为外婆或奶奶,她们在家庭这个小集体中的地位也抬升到了普通妇女常见的最高点。而中年的前初期一过,年幼的孙子已养大,毋需再捧着抱着。子女的人生也全盘稳定,老伴多半也老到玩不动浪不动的年岁。这时,到了中年末期走向老年的这一批中年妇女,她们的人生或许可以重新开始,有的就是这样。于是她们开始疯狂的迷恋广场舞,像宗教般狂热而执着,执着着人生中极为难得的可以由自己选择,自己参与和提升技艺的一门爱好。

所以解油腻,反其行之便是,活得与周遭人不同,简单的「做自己」三个字就能说过去。成就一个从泥淖中出来的自己,良好的办法是让自己不断获取新知识新信息,这些新鲜事物是燃料。房东罗大爷六十五岁了,放国内是一个典型的中年老男人形象,他平时生活也很粗糙,下垂的肥膏吊肚上两三层,稍稍出汗就有腋臭。但罗大爷有一点好,少有闲暇时间,他便拿出同样上了年纪的键盘版 Kindle,这玩意想必也跟随他好多年了。头一个月我看他在读莎士比亚的戏剧,这个月看他在读十四行诗。罗大爷并非多么有文化,他也只是一个有单词拼写障碍,拿社区大学文凭的冰淇淋小贩。但至少罗大爷愿意在不忙碌的时候,给脑子里灌点新鲜的东西。尽管这样的人同样很油,但绝对不会腻。

转念一想,其实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批判一个油腻的人,因为被批判的油腻有一条是「好传递人生经验,好教他人做人」。对油腻的人指指点点,我们也犯了同样的错误。没有哪种生活是好或坏,只有是否适合自己。但蔚为重要的是,即便油腻,也应明白清新爽朗是怎样,以及自己是否还能爽朗得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