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戒烟小事

我已经戒烟了,那天找人卷了一支,滤嘴还是非常温柔的薄荷滤芯,吸了几口喉咙就呛了几次。即便是这么温柔的烟草,身体也出现了极大的排斥,我知道,可以彻底的远离这玩意了。

我甚至不想用「终于戒掉烟了」这样的字眼,因为戒烟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一件难事,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从来就没有过浓稠的烟瘾。一天一包对烟民来说是常见的,两天一包也不能算抽的很快,而我一包烟要抽一周,为了不让烟草受潮,我甚至会用塑料袋将它好好的密封起来。我只在四种情况下抽烟,一是和烟民朋友在一起消遣,二是饭后解油腻(我是真觉得油腻餐食后,一根烟非常舒服),三是饮酒,四是集中精力工作后解乏。什么早起一根烟,睡前一根烟,性爱后一根烟,上厕所一根烟,除开那四种情况,抽烟对我来说都是对喉咙的折磨。

既然分得清自己的吸烟动机,戒烟的成功自然也就有迹可循。来澳洲后,彻底与四个方向和十六个方位遍布的烟民朋友划清了界限。在澳洲结识的友人,即便是要抽烟的,也很少见面你好后,就摸出一支友情递上。中国人见面就递烟的习俗,也并非没有历史渊源,在物资匮乏的困难年代,香烟是绝对的稀缺物资,谁手上有烟都会分享,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以示友好的标志行为。在澳洲只遇到过一种人会主动讨烟,买不起烟的原住民。只遇到过一种情况会一圈人轮抽一根,吸大麻。

从我第一次学会抽烟时,身边的烟民前辈就告诉我,抽烟非常重要,在社会交际场合中,会抽烟可以帮你省掉很多话,会抽烟更容易与同类拉拢关系。这个观点似乎看起来并无谬误,但是我们必须搞清楚一个事实,社交这个活动的组成因素非常多,香烟并非是唯一的,也绝非是最重要的一个。其次,还将烟酒放在第一位停留,不论是这样的社交类群,还是这样的社交技巧,早都值得更新了。

在澳洲习惯靠啤酒作为交际桥梁,男人之间坐下来便是一支接一支的啤酒,可以想象成我们的习惯是喝茶。当然,最好别说选择喝咖啡或者别的冷饮,这种美式消遣在澳洲会被视为娘炮。澳洲啤酒的好喝程度远在国内啤酒之上,两者的较量根本不在一个竞技水平,这并非崇洋媚外,只需要吞咽下一口你便会心悦诚服。不要拿国内满街所谓的外国啤酒馆里的瓶瓶罐罐作为考量标准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鸟汤水换了个瓶。我想说的是,与抽烟相比,喝啤酒对身体的损害近乎于零。

澳洲大部分地区的气候炎热干燥,一支冰镇啤酒的解暑解乏能力,堪比一管让人起死回生的奇妙药剂。况且从澳洲的水质、酿酒作物的品质,酿酒工艺的成熟度与完成度,以及悠久的啤酒酿造历史来看,很难找到喝了第二天会让你脑壳痛的歪啤酒。而烟草对身体还有别更多的好处吗,看看澳洲烟草税有多高就知道了。我为什么不把买一包烟的钱,花在一打冰镇啤酒上呢。

若要把戒烟说得更深刻一些,那么我认为,这是一件值得挑战,并且成功后会得到相当喜悦感的事。永远看到身边有人发誓要成功戒烟,却也永远看到他们成功复吸,仿似做到这件事情无比困难。但这样的事,反而就很有趣了,有趣的不是这件事本身,而是你做到了一件别人难以完成的事。戒烟很难吗,虽然尼古丁的成瘾性的确相当了得,但最难的还是客服克服脑子里挥之不去,面对欲望侥幸的怯懦。

这么说似乎又对烟民朋友有些不友好了,毕竟我们也曾在一条战壕里亲密的无间在一起。或者换个说法,我相信有超过九成的人第一次抽烟,是觉得这件事很酷,然后才日积月累到无法割舍。我并不认为罗列烟草对身体的损伤,会让烟民触目惊心到有所忌惮,几乎没人会在乎这些一类隐形损疾,就像伏案工作的程序员并不会顾及腰肌劳损和颈椎肩周炎症。

但如果你换种方式告诉他们,也许会更让他们会更喜欢。曾有个朋友问到我,能否代购一点澳洲的男性保健品,那种可以提升性能力的。我告诉他,你试着做两件事,一是戒烟,二是开始进行会流汗的运动,这两者都坚持做到如果还是无效再说。吸烟对身体最主要的一大损害就在心血管,进而会影响到阴茎海绵体血管硬化,导致其供血不足,造成勃起功能障碍。当然,这种影响依然是缓慢潜伏的,但无论怎么说,抽烟这件很酷的事,也会让男人在床上慢慢酷不起来。

一个成功戒烟的人,虽不及完全等同于一个刚毅坚韧的人,但至少是会一个勇敢的人。而且会是一个自信的人,大概是因为此前的社交圈太脱离不了香烟,我才会认为在对方主动向你递烟,抬手致意表示拒绝,是一种交流上的自信。因为的确会有人愚蠢到认为,在交际中落得下风是因为不会抽烟或是没有好烟,而开始一轮接一轮的递烟,一包接一包的买高档香烟,疯狂做作的在香烟这件事上变本加厉。

我并不认为自己已是一个刚毅坚韧,勇敢自信的人。就像前文所说,我戒烟纯粹是因为这是一件多数人较难做到的事,而我却乐意从这样的事中去挖掘喜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