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所谓

大宝贝男孩

月底就要离开 Broome 了,手上三份工作可以腾出,找人来接替。对背包客来说,Casual 工作最好的是补岗上位,而并非石沉大海的投简历应征。况且 Broome 马上就要迎来旺季,一份工作机会还是有很多人来凑,这个旅游度假小镇的服务业相当可观。

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大多数异国打工旅行者还是以本国籍小圈子为主,哪里有工作机会都会优先在本国人圈子互传,尤以台湾圈和韩国圈为甚,他们非常团结,常常一份工作就是一群该国的人。往往会听到中国背包客抱怨,工作不好找工时不够多,但在同一个地方,同样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,台湾人往往人手至少两份工。许多中国人有个缺点,这也是常有人感叹的,自己人整自己人——有了工作机会拒绝分享,不愿推荐国人上岗入职。这个现象的好与坏是多方面的,但单从「团结」这个字眼来看,中国人在亚洲圈子里显然不是最好的。

这次要交手的是披萨店送餐工作。这份工作在晚上,每晚六点开始持续 3-4 小时,而且交通工具也由店家提供。既轻松也能赚,还可以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非常适合一天想打多份工的背包客。我把工作信息发布到 Broome 本地的一个微信群里,群里一个 Z 姓小伙表示有意,而且感觉急需这份工作,我让他次日下午 6 点来店里 training。

通过之前三言两语的聊天,我发觉这小兄弟言谈举止很楞很呆,英语不太好,94 年生人,来澳洲刚一个月,看起来社会经验非常不足,充满了刚走出大学校园的愚钝呆滞。我便提前告诉经理,这个人让我来带,我好用中文手把手教他。国外的工作环境都是讲求快速高效的,不会花长多时间做培训讲解,上岗第一天是 training,也只会有这一天做实习,合适第二天就直接上位,不合适就拿一天 training 薪水然后走人。以这小子的交流能力让他自己去搞,恐怕经理连三个小时都不会让他待完。

次日我 5:30 的班,周五晚上非常忙碌,国外百姓会非常享受自己的休息日,于是早早便进入了轮轴转的送餐模式。送一单出门时,我看见 Z 到店门口了,我戴了头盔身穿机车服,他没认出我。我也并未给他打招呼,我想看看他靠自己,只是进门打招呼,究竟能做到什么样子。然而骑车在路上,微信语音通话的通知一直提示个不停,这小子连续给我拨了三次语音通话。抵达送餐地点才停车拿出电话,回复让他自己进去主动询问就行,店里人我都打好招呼了。哪怕在国内,主动上前的问询,也是一个人在社会上工作生活最基本的常识,只不过在这里是把中文换成了英文。

等我送餐结束骑回店里,发现他仍旧坐在店门口划手机,问他怎么不进去。他说看店里人挺忙的,就没敢去问。我说他们永远都会是一副忙碌的样子,那你就一直等么。他傻笑。

怎么带他我早有打算。自己带来的人,一要对店里负责得把这小子教会,二要对他负责不能让人白来。更重要的一点恻隐之心是,店里送餐员小分队来自不同国家,我带个中国人来接班,不能把背后的形象弄坏了。倒不是多么厚重的民族情绪,哪怕人再不「爱国」,但出国后国籍的标签始终会贴在脑门上,说得最再不济一些,我们也是贴着共同标签的小团队,因为个人而毁团队形象的事最好不要让它发生。

店里试训的常规办法是老手开汽车,新手坐车里熟悉认识订单小票,学会看地图如何找地址,如何敲门与顾客对话,如何找补领钱和使用 POS 机。但我让他第一天就骑摩托,我也骑摩托,全程跟随。我让他骑车跟一晚的目的,是熟悉这里摩托上路后,过转盘避让车等一些驾驶常识(因为我问他骑过摩托吗,他说没问题,在国内有骑过电瓶车)。况且这里天黑后许多地方没有路灯,哪怕谷歌地图在国外再是定位精准,走到目的地后准确找到房屋,也是需要经验技巧的。

通常我骑行都是按照最高限速跑,店里每辆摩托的最高车速设定在 60km。因为送餐途中要考虑食物保温,这里摩托车直接马路中间跑,骑太慢实在影响后方车辆,澳洲路上的日常行车本来也比较快。结果他在我身后慢悠悠,慢悠悠。我不得不在后视镜一直看,是否需要停下来等他。到这一单目的地后停下来我问他,你能否稍微骑快一点,我们是要赶时间的。他说这已经是我骑最快一次了,在国内我都只骑二三十码。

他跟着我送完第一单,我得到了几块钱小费。他看到后眼前一亮,问这些钱都是自己的吗,我说这就是额外收入。跟完一单,他说这工作还挺容易的,找到住址,敲门送餐,收钱走人,还有小费可以拿。看来他已经跃跃欲试,准备自己搞一次。他的心态也不难理解,当忐忑不安的心情,遇到事情轻松顺利时,的确可以极大增加自信心。

于是第二单他主动说,让我去敲门吧。给了他这次机会,但我在一旁看得哭笑不得,从他的口语和对话能看出,英语水平真的非常有限。供职的披萨店名叫 Domino,但这小兄弟说出口的是 i come from 「Duominuo」,他是北方人,Domino 被他说成了字正腔圆的拼音发音。顾客一脸疑惑,你在说什么?接着他就听不懂了,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直发愣。我赶忙上前解释,he’s a fresh guy on training. 顾客听后立马向他给予鼓励,对他竖起大拇指说你做的很棒。

顾客收下披萨后道谢关门(因为已经网上支付了费用),我转身准备回店。他问我,这客人为什么不给我小费就关门了?我没回答他,未作等候,全速骑行回店进行下一单。

第三单我让他务必骑快一些,我不会再降速等他,并且想给他机会找补一次钱。因为澳洲还流通着硬币,价目仍保留着小数点后两位。在国内我们日常找补,也就一百以内的心算,一秒可以出结果。但澳洲则形同四位数的加减法,况且光硬币就有六个面值,还要考虑到夜晚漆黑的环境,有时只能用摸索硬币大小形状来快速判断面值。很简单的事,却很需要一些时间上手熟悉,去应付忙碌时密集的零钱找补。

到达目的地后,发现少拿了一盒鸡翅,便向顾客承诺十分钟后会将鸡翅送到。再一次回店,他问我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单独送一次。我告诉他第一天试训不会给你发零钱包和 POS 机,你需要做的是好好跟着熟悉,把这些重复的简单步骤记熟。接着他要求那盒补送的鸡翅自己去,他说没关系,反正都是重复路刚才也去过了。我提醒他,认清订单上的地址,将地址正确输入地图,不熟悉路线就按照地图的要求走。他答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,我也进店取了下一单披萨上车出发。

心里止不住琢磨,小兄弟能胜任这工作吗,若是连最基本的英语都无法满足,确实有些吃力,因为这是直面顾客的工作,并非每一单都只是送货走人。我习惯任何一次敲开顾客的门,都会问候几句家常。英语太差若一旦遇到小出入需要作解释时,楞着站在原地显然不可取。

骑行路过主干道时,发现前面堵了一长串,车队前排停着一辆警车,警灯警笛都打开了,这个小镇几乎不可能出现堵车。虽说国外警车 24 小时都在路上,遇到警车临停并不奇怪。但这个时间,这条路,这个方向,我暗自心生不详的预感。车队稍微挪动后,我偏过头往前看,在警车缝隙旁看到了 Domino 的标志。操他妈,还能是谁,小兄弟出事了。

我赶紧骑车逆行贴着车队到前方去,果然警车面前就是他,被两个警察抓住车头,不过还好并未摔倒在地,人和车是安全的。我一个猛地停车在警察面前,警察警惕的一只手伸在我面前,问干什么你不能在这里停车。我赶紧解释这位是我的同事,他第一天上班,不太会说英语。我问他犯什么事了。

警察告诉我,这小子从披萨店出门就逆行(那里是只能左转的单行道),而且安全帽未系带,警车警示后未立即停车,追了两公里才逼停他。澳洲没有交警,police man 就干了所有的活。行车上路违了规矩是零容忍,被警察看到都会被逼停、问询、罚款。什么转向灯打错,转向未停车等候前方来车,乱开远光灯,都是「不可饶恕」的。小兄弟安全帽不系,性质形同开车不系安全带,一旦被警察瞅见了,「不可饶恕」。

我听后心里一沉,这几件事同时发生在他身上,还是当着警察的面违章,这家伙不靠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,并且被警灯警笛全开的警车逼停算比较严重了。我赶忙向警察解释,他刚到澳洲,不太熟悉交通规则,请给他一次机会。于是警察让他出示驾照。这二愣子在包里东掏西掏,然后摸出一本中国驾照递给警察。

警察拿到后眉头一皱,我看着也急了对他说,日你妈你的驾照国际翻译件呢!然而他告诉我说没带。我旋即转身对警察打着哈哈,表示警察同志你们也常去吃 Domino 的,这年轻人不太懂规矩,没带身上证件但店里电脑有档案,要不我们去店里查证。我叫他赶紧给店里去个电话,他拿着手机慢吞吞的说我没有电话号码啊。一看电话我反应过来,便问警察手机里驾照扫描件可以吗,警察同志无奈歪了下脖子,说可以。

他从手机里找出翻译件 PDF,这才算松了一口气。警察又拿着他的中国驾照问我,来你再帮我翻译一下,他的名字用英文怎么写,我填个罚单。罚单填写完,警察让我立即离开此地,说你的披萨快凉了。我这才想起还有订单在身,赶紧加速离开。

当我再次回到店里,他仍在路上。经理来问我,刚才发生了什么,警察来店里了,他出去快一小时怎么还没回来。我告诉经理,如果你觉得他不适合这份工作,就直接告诉他,不用考虑我的意见。过了一阵,他回店里了,跟着他回来的还有那盒鸡翅。在场所有人当即无言,出去一小时,一盒鸡翅还没送到。他说谷歌地图有问题吧,一会儿叫我走东,一会儿叫我走西,我找不着北啊… 我说让你跟着我你怎么不听呢,才跟了两单就想自己出发。他又愣在原地大眼瞪小眼。

结果自然不用猜,这单依然还是在进行的状态,但经理已让他 check out 回家了。他问经理明天多久上班,经理说你等我电话。

对这样的小兄弟,需要多帮助一些吗,许多人肯定会说,都是国人,出门在外能帮就帮吧。但我不愿施以过多的帮助,因为也许在出国前,他还是父母的大宝贝,只有他爸妈才能去教他最基本的生活常识。也可能说,他 94 年的今年才 23 岁,还年轻不太懂事。但 Domino 店里的杂工,全是打暑假工的学生,最小才年纪 14 岁。这一帮零零后同事,我是每天都看着,他们的确比很多中国九零后都更适合在世界上生存。

出国生活,语言关固然是首要。但若语言不行,谋生手段谋生思路也还不够清晰,那就实在很吃力了。这一天应该可以让 Z 小兄弟永生难忘,工作没得到,得到了一张 200 刀的警察罚单。这钱可算是小兄弟教的学费了,哪怕你什么也不懂,这一国的法律可一定要懂。

这样的大宝贝男孩,可以用另一个词代替——「巨婴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