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新的工作环境比较自由,所以为了排解无聊,同事们都会在工作时放歌。同事里除了我都是台湾人,他们的歌单里自然是以台湾流行音乐为主,当放到五月天、卢广仲、草东这些歌手时,我会应声说出演唱者是谁。他们会搭一句,你们也听他们的歌哦,他们在大陆也有很红吗。我说台湾流行乐这十几年在大陆都一直很红,只是最近稍微退出第一梯队了。

Read more »

静音了好长一段时间,准确的说已经大于十五日。在当下,如果一个人在网络上主动「静音」自己,那他就可以完全消失于人世间。这段时间我把自己放空,不带脑子的闭眼再睁眼,把长时间的所想都暂时摒弃掉,是一种不假思索的生活。

Read more »

今天一个芬兰的素食主义姑娘来家里做客吃饭,我虽是一个无肉不欢的四川人,但好在川菜素炒素凉拌吃起也不算单调。于是南瓜稀饭、凉拌黄瓜、蒸茄子、炝炒莲白、洋葱土豆沙拉,也算丰盛得解决了一顿午餐。

Read more »

我是在 Facebook 上认识罗大爷的。那阵子刚移动到 Broome ,琢磨着找到工作后再寻住处,于是先在一个房车营地里,睡了两周帐篷。临近需找房时,在 Facebook 本地群组里,看到了罗大爷分享 share house 的信息。我向罗大爷发去看房信息,罗大爷言简意赅的回复我,

It’s rob come over at 8.am」(* rob 也是抢劫的意思*)

Read more »

出国后结识了许多有意思的年轻人,和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谈,已经算得上一次心灵的远行。他们有的打开地图看到哪里,就背上行囊去向那里;有的一心只为了到汇率更高的地方赚钱,积攒下人生的第一桶金。前两年流行说,

世界都没看过,哪来的世界观。

Read more »

由于使用的是澳洲移动运营商 Optus ,资费实惠流量充裕,类似于国内的中国联通。所以旅途一旦离开市镇,便进入了无休止的失去信号的状态,路途有多么寂寥漫长,我与世界隔绝得就有多久。

Read more »

在电子音乐的选择中,我更偏向于收听「非主流的、小众的」,即便在听感上是「晦涩的、生僻的」也在所不辞。于是在本该活跃的这个音乐形式下,更为缓慢而独特的节奏,则是我更为推崇的。而在这些杂糅其中的元素,背后又各自包含了独具风格的象征意义,从而由音乐中剥离出,形成了极有意思的次文化。

Read more »

近年我将听歌曲风的重心全部转移到了电音/舞曲,一是长久以来我认为,纯旋律类音乐能更不受约束得抒发情绪;二是认为,电子音乐满满的 midi 代码味,更符合当下时代的科技感。我在音乐上一直很挑剔,向来都在寻找不一样的东西,我相信电子音乐绝不只是躁动的动词大慈,在混合各类元素更灵活的展现形式下,会有更形而上的表达。是的,我在 Julian Calor 那里找到了我想要的音乐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