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昨夜很晚父亲发来一条微信消息,消息说,

你要和我一样,干好每一天,OK?

这条消息来得很突兀,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说,

你七叔被拘留了,我刚看完他回来,还没吃饭。

Read more »

昨天 CY 做了一大锅卤菜,土豆、鸡蛋、猪肉和鸡腿,连吃两顿已经腻得慌。今天晚饭时,我在厨房看到阿凯又在开泡面袋,便说阿凯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卤菜哦,要不要吃一点。阿凯说你们也有吃卤味哦,那我就不客气喽。等我将晚餐端到饭厅时,看到阿凯在低着头,一边吃卤味饭一边抹泪,他说我好久没吃这些了,这饭有家的味道。

Read more »

来澳洲半个月了,可算是能够安逸得坐下来,更新一下博客。倒不是因为无故事可写,从飞机离开中国机场起,每一秒都值得记录。最近有在工作,下班后的闲适才是安心无虑的闲适,赋闲中实在无法玩得无忧无虑。大概因为我是中国人,习惯了事务缠身,生来紧张,生来忙碌。

Read more »

城市里每天都上演着形形色色的悲欢离合,光怪陆离的男女总会因为同一个问题苦恼不堪,但我仍旧以为,为情感所纠葛是最不值得宽慰和同情的。

Read more »

脑子时而里会生许多莫名想法,它们可能是暂时找不到由来的顿悟,或是提炼出来的观点。这已经是一个提倡表达观点的时代,越来越多的人们愿意发声,表达自己的想法。中国人一直活得很压抑,似乎在这个当下,才开始借助互联网来践行独立自由精神。

Read more »

音乐的鉴赏很主观,任何一桩需要靠个人感官来揣摩其意相事,将其拿来做比对都十分不易,因为不同个人的反馈各鲜有完全的一致。所以有的人听歌会听出优越感,而有的人则视之如粪土,二者引起争执。毋庸置疑,对于「美」的标准,从来都未曾改变。

Read more »

今天是我加入「RID 跑团」一周年的日子,直到今天它也仍是成都最 in 的跑团之一,但却不及我加入它那时,更不用说与之鼎盛时期相较了。起初我也是跑团的边缘角色,仅参加每周例行活动。而后渐渐和团里活跃的一帮人混熟,自己也成活跃份子,就开始对这个团有了更多喜爱之外的心思。

Read more »

还没来得及感叹,「啊!新的一年就这样来了,对待人生,新年要有新的表现呀!」,二月就已经到了最后一天。这个 28 天我想我非常满意,其「获得」程度是此前任何一个 28 天都无法比拟的。

Read more »

参与了一期「空目联播」的试录,就短暂几小时的体验,这档节目的定位应该是:以讨论时事新闻和热点事件为节目内容,以搞笑吐槽为节目特性,以传播独立见解为节目价值。节目尚处立项阶段,对此我有一些看法,认为节目内容应包含如下几点。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