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公路旅行结束后的第四天,二次上路少了许多热烈的期待,甚至在感觉上给自己冠上了老司机的名头。全程六千余公里驾驶下来,也算对得起跟着公路从西北澳走到了南澳。

Read more »

月底就要离开 Broome 了,手上三份工作可以腾出,找人来接替。对背包客来说,Casual 工作最好的是补岗上位,而并非石沉大海的投简历应征。况且 Broome 马上就要迎来旺季,一份工作机会还是有很多人来凑,这个旅游度假小镇的服务业相当可观。

Read more »

在写这一篇之前,我点开去年的年终总结文章,粗略看了一眼。自己能明显得感觉到在行文上的提升,便默默得想着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,坚持去做就一定有看得到的进步。去年在总结里嬉皮笑脸,啰哩啰嗦得重复着坚持啊保持热爱啊,到今年结束时,倒可以从容不迫的说出来,坚持啊热爱啊,明年又继续一年吧。心里尤为欣慰。

Read more »

我已经戒烟了,那天找人卷了一支,滤嘴还是非常温柔的薄荷滤芯,吸了几口喉咙就呛了几次。即便是这么温柔的烟草,身体也出现了极大的排斥,我知道,可以彻底的远离这玩意了。

Read more »

今天中国人又一次证明了,他们就是全世界最具消费能力的一群人。外国同事在划手机时,从新闻里看到中国人在网上购物一个凌晨就超过了 one hundred billion,他惊呆的问我这是真的吗。我说这没什么,每年都这样,他说你们中国人太疯狂了。

Read more »

摩登奶奶名叫建超,来自山东,初识时他说在 Broome 国人群里提「摩登奶奶」很多人都知道。他已经在澳洲呆满一年算是国内较早出来的一批背包客,与他做室友一个多月,现在他已离开。他有许多让人觉得可敬又可叹的事情,算是一个略有意思的家伙,我想应该记下来。

Read more »

这两天网络上对中年男人的「油腻」讨伐的非常厉害,我认为这种油腻就是「三粗」,粗糙、粗俗、粗鄙。体貌衣着的粗糙,言语思想的粗俗,眼光视界的粗鄙。这种油腻岂止只是中年男人,我身边这样的油腻年轻人,同样比比皆是。

Read more »